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理論實踐國際研討會暨暑校專題講座之六: 1945年以來日本鄉村的變化與延續

 

作者:桑山敬己 添加日期:17年09月20日 點擊數:

 

        本講座以日本岡山市(Okayama)的新池村(Niike)為例,探討了日本鄉村的變遷過程及其原因。新池村的個案研究是桑山教授1986年選定的博士論文選題,之后教授于2010年和2015年分別進行了兩次追蹤調研。此次講座以新池村2010年相比1986年的變化狀況為重點,探討了新池村跨越半個多世紀的變遷過程。   

  新池村隸屬岡山市,岡山意即山岡。新池村座落在一個山腳下,房屋聚集在斜坡上,農田從居住地前方的山谷延伸出去。對該地區的研究始于美國。二戰之后的1947年,美國密歇根大學成立了日本研究中心,并于1950年成立分支機構“岡山田野調查基地”。該基地的三位學者對岡山市的鄉村地區做了非常詳細的調研并出版了《日本鄉村》一書,內有詳細的文字和圖片記錄,人物也采用了真實姓名。因此選新池為研究對象,可以對二戰之后日本重建工程開始之前的鄉村地區的變遷過程進行對比研究。美國學者對岡山市的研究在日本鄉村研究史上有著重大意義。后來日本學者參照此書,又對岡山市不同的村落社區進行了研究,出版了五卷本的民族志,包括三個社區,分別為農業、漁業和山地社區。 

  

主講人桑山敬己教授

  (一)1986年與1950年代的比較   

  1986年,日本已完成了全面機械化。桑山教授用圖片展示了新池村機械化前后的驚人變化。1950年代,新池村的農活完全靠體力勞動,而在1986年,耕地、種植、灌溉和除草等各個環節都已機械化。機械化帶來了各種好處,但人們卻并未因此得到解放。為了掙錢買機器,他們不得不到附近城市工作,因此種田成了第二職業。此現象被稱為“機械化帶來的貧困”。與此同時,鄉村社區被認為是導致二戰失敗的封建思想與行為遺留的溫床,因此日本將鄉村地區的現代化與民主化視為兩個社會目標。人們開始努力改變和消除傳統思想行為,試圖在鄉村建立民主化與現代化的社會。   

  (二)2010年與1986年的比較   

  完成博士論文后,桑山教授并沒有進行追蹤調研。20年后的2010年,他才再次來到新池,發現這里又發生了一些新的變化。首先是人口的減少。1986年新池村有26戶,118人;2010年多了兩戶,變成28戶,但人口縮減為74人。由于當地人對隱私的重視,很難得到其他的具體數據。其次,由于上文提到的鄉村社區的現代化與民主化,一些傳統在改變,比如A家的小兒子留在家里成為繼承者,負責家族的祭祀事宜;B家的女兒留在家里,與丈夫在父母的土地上建了房子;C家的兒子娶了基督徒妻子,其妻拒絕參加丈夫家族所有與佛教有關的祭祀活動。最后,最大的變化是土地的閑置和荒廢,這也是本次講座的重點內容。1986年,桑山教授在此做田野調查時曾制作了一張地圖,詳細標記了土地所有者的姓名。當時幾乎所有的土地都被開墾得整整齊齊,而到了2010年,不少稻田卻變得雜草叢生。棄耕拋荒的部分原因是在日本特別是日本西南部,土地都被分割成小塊,很難使用機械耕作,因此通常需要人工種植。一些老人雖然不再種地,還會付費請人來除雜草。但一些年輕人自己不種植,也不請人除草。當然,土地的碎片化不是主要原因。新池東部自泰修時代(1912-1926)起就被整合成較大塊的土地,但也同樣出現了棄耕拋荒的情況。實際上,這一情況在日本已成為全國性問題。根據官方數據,到2010年時,閑置土地的面積達到全國農田面積的10.6%,并且還在繼續增長。   

  關于導致農田棄耕拋荒的原因,農業經濟學家們認為有農民收入低、社會老齡化導致的勞動力缺失、農田的生產力下降、尋找佃戶的難度增加和農田周圍的社會生產生活條件落后等因素。但桑山教授對新池村的個案研究表明,經濟學家們忽視了經濟原因背后的一些社會原因,即日本工業化結構的變革帶來的日本鄉村社區的瓦解。桑山教授用新池村清理溝渠的個案對此進行了說明:1986年,新池村村民會在六月份種稻前集體組織清理溝渠。這是該社區所有家庭的重要責任。每年一到這時,無論有無農田,每家都會派一名成員參加清理溝渠的活動。社區內部有一種“鄰里監督”機制,保證每家每戶都完成相應責任。然而二十年后,這種“鄰里監督“機制的作用已微乎其微。在共同舉辦的年會上,不同年齡的人們以平等的語氣說話,年輕人對老人很少用敬語。對民主和平等社會的追求導致原有年齡分級的弱化。老人們在訪談中表示對年輕人的行為只能保持沉默。換句話說,由于對平等社會的追求和所謂封建作風的消除,社會分層以及社區監督機制遭到弱化乃至逐漸消失,進而導致日本鄉村社區的瓦解。桑山教授指出,根據仔細詢問得到的結果是新池村的荒廢土地主要屬于“不負責任的”兩個個人:一個是上文提到的A家的小兒子,他在繼承家業后拒絕管理其哥哥分到的土地,造成該土地荒廢;另一個是一個父母雙亡的年輕人。1986年桑山教授碰巧給正要上小學的他與其母親拍了張照片。之后不久其父母因事故去世,他在后來也去了外地工作。他所擁有的大片土地就被荒廢了。   

  桑山教授對農田閑置和荒廢現象的原因做出了細致全面的分析。這些原因包括經濟因素、社會因素和個人因素。多種復雜因素并存是新池村乃至整個日本農田棄耕拋荒問題的特點。   

  (三)2015年與2010年的對比   

  最后,桑山教授簡單介紹了他2015年再次訪問該村時觀察到的一些變化。變化首先體現在旅游業的發展上。新池位于旅游勝地“Kibiji”(吉備路)上,沿途有諸如5世紀初的日本第四大土墩墓和9世紀中期建立的大佛寺等很多歷史古跡。新池人對旅游業并沒有太大的興趣和熱情,但旅游業依然會對他們的生活產生重大影響,這將是桑山教授以后的研究課題之一。另外,2015年當地開了一家保育園,該保育園建在上文所提到的去外地工作的年輕人所荒廢的土地上,大概占據該土地1/3的部分。保育園到底是購買的還是租賃的我們不得而知。保育園的建立,為身為母親的女性繼續工作創造了條件,因此保育園的普及使全國農田棄耕拋荒的問題得到了一定的緩解。    

中央民族大學蘇日娜教授發言  時間:2017年7月18日下午   

  (主講人:日本北海道大學桑山敬已教授  記錄:玉蘭 供圖:馬千里)

來源:中國民俗學網

  

打開微信掃描二維碼      [X]

猴子爱吃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