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藝乙:中國歷史文化中的傳統手工藝

 

作者:徐藝乙 添加日期:18年08月10日 點擊數:

 

 

傳統手工藝,主要是指在前工業時期以手工作業的方式對某種材料(或多種材料)施以某種手段(或多種手段)使之改變形態的過程及其結果。

在中國,傳統手工藝的發展有著悠久的歷史。在各個不同的歷史時期,不同材質、不同手段和形態各異的手工藝及其產品在人們的社會生活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或者是批量制作、大量生產,以滿足人們日常生活的基本需求,或者是拾遺補缺、修舊利廢,以滿足人們不同層次的特殊需求,或者是精工細作、巧奪天工,以體現某種觀念,寄托某種情感。由此,創造出龐大的民間物質文化體系和相關的知識體系,延續至今,已經成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然而,在過去的中國歷史文化中,手工藝的地位及其作用并不明晰,似乎與歷史文化沒有太大的關系。原因之一,就是中國歷史上的史官,以及文人都曾經受到經學傳統的熏陶,他們所信奉的是“形而上謂之道,形而下謂之器”之說,對于社會生活中的手工藝及其產品多不屑一顧,偶爾記上一筆也是以此來說明其他,或是趣味獵奇。

其實,中國的傳統手工藝作為廣大民眾所創造、享用和傳承的民間生活文化中的物質文化遺存和精神文化的物化遺存,在中國的歷史文化中有著重要的地位。

自然界是人類生存、生活的基礎。在人類歷史之初,人們從自然中獲取了大量的物質資料作為生活之需。人們通過觀察種種有趣的自然現象,學會了利用天然的工具對自然物進行加工改造。已經學會思考的人們,在尋找食物、生存繁衍的同時,也在尋求適當的生活方式和一定的生產方式。而后,人們逐漸開始有目的的選擇、利用各種形態天成的自然物進行加工,來充作自己在勞動過程中的工具和日常生活的用品,并逐步地累積起處置自然材料的經驗,發明了結構簡單的原始工具,也產生了最初的手工。

▲最簡單的工具——針,在挑花時創作的自由度最大。圖為瑤族婦女在挑花。

隨著社會的發展和生活方式的演進,手工藝在人們的社會生活中大行其道,由最早的對木、石等自然物的簡單加工手段到制陶、鑄銅、髹漆、琢玉、燒瓷、縫紉等手工藝技術的發明,經歷了極其漫長的歲月。手工藝技術的發明和成熟,使有目的的造物能夠基本滿足人們的生存和生活的需要,促進了民間物質文化的進步。

人的需要是多方面的,在一般情況下,人們對手工藝及其產品的最為基本的要求是能夠便利生活,同時也要求能夠美化和豐富生活,不同的需要促進了各種類型手工藝的全面發展,導致了手工藝及其產品創造的多元化。人的需要又會隨著社會生活的發展而不斷地發展和變化,當原有的需求得到滿足后,隨即又會激發出新的需求,不斷的需求是手工藝及其產品不斷發展的動力。 

中國奴隸制社會的衰落和瓦解,是歷史發展的潮流之必然,作為新興社會力量的地主階級,在建立中央集權的多民族國家的進程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建立了新的封建制度及其社會秩序,“命于下國,封建厥福”。在實行封建制度的國家中,一大批手工藝人脫離了奴隸制的桎梏,開始有了人身自由,有了私人的產業和生產工具,制作和生產的積極性有了很大提高。在社會的消費需求增加的前提下,手工藝產業的生產規模持續擴大,生產的種類不斷增多,分工也逐漸細化,有力地促進了生活方式的改進及生活質量的提高。

手工藝人作為社會的新興階層,以“百工”之稱與王公、士大夫、商旅、農夫、婦功相并列,在社會生活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凡天下群百工,輪車鞼匏,陶冶梓匠,使各從事其所能”;“史為書,瞽為詩,工頌箴諫,大夫規誨,士傳言,庶人謗,商旅于市,百工獻藝”;“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對百工事跡,先秦時期的著作中亦有大量記載。

▲雕漆工藝。藝人操作簡單工具雕刻出復雜的紋樣。

代表著手工藝所有行當的“百工”,對封建社會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就連統治者也認為“來百工,則財用足”。封建社會的官營手工藝產業與民間的私營手工藝產業互為補充,不同身份的手工藝人通過憑借其精湛的技藝,通過專業的分工合作,制造出門類眾多、質量上乘的產品,基本能夠滿足社會各階層的不同需要。

與民眾生活密切相關的木作、金工、紡織、制陶、制瓷、髹漆、皮革、琢玉、琉璃、印染、印刷等手工藝產業門類得到了很大的發展,隨著手工藝產業規模的擴大和手工藝產業內部分工的細化,各個門類的手工藝技術和生產程序逐漸開始規范化和標準化。

手工藝人作為“工”者,“巧飾也。象人有規矩也。與巫同義”,因而受到人們的尊重。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在封建社會前期,手工藝人要在當時的社會條件下獲得某項比較復雜的手工藝技能非常不容易,往往需要幾代人的不斷摸索和總結經驗,并且要經過非同一般的訓練才能達到某種程度,其積累的成本非常高。因此,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手工藝的傳承有著非常復雜的師承制度和神秘的儀式,其技能和技藝多為家族世代相傳。

▲羌族姑娘在刺繡鞋墊,四川省汶川縣映秀鎮。

文獻記載,古時“令夫工,群萃而州處,審其四時,辯其功苦,權節其用,論比協材,旦暮從事,施于四方,以飭其子弟,相語以事,相示以巧,相陳以功。少而習焉,其心安焉,不見民物而遷焉。是故其父兄之教不肅而成,其子弟之學不勞而能。夫是,故工之子恒工。”這樣的傳承制度雖然有著某些方面的缺陷,但是卻能夠從根本上保證手工藝的技能與技藝的傳承質量。

中國歷史上的傳統手工藝始于對自然物的利用和工具的制造與使用。“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獸眾,人民不勝禽獸蟲蛇”,人們“剝林木以戰矣”,利用天然的木棒、樹枝和石塊制成工具,用以防御野獸和獲取食物。

在為了生存的勞作過程中,人們偶爾發現高處掉下的石頭能夠將下面的石頭打碎,而且利用破碎的礫石邊緣切割東西比較省力。于是,便開始模仿自然現象擊打石頭使之破碎,從中選擇形制合適的作為狩獵和采摘的工具來使用。早期的石制工具打制方法簡單,沒有過多的加工,僅能以合手持握為度。后來,在勞動實踐的過程中,人們逐漸掌握了打制加工的方法和手段,制造出可用來進行刮削、錘擊、砍劈、錐刺等不同形態的石制工具。同時還利用這種原始的工具對骨頭、木料進行刮削、打磨,從而創造出具有不同功能的骨制、木制等質地的工具來。

▲手斧形器,新石器時代,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西樵山遺址出土,廣東省博物館藏。

稍后,火的利用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生活,使人們能夠在寒冷的冬季和夜晚活動,給人們的生產和生活帶來了極大便利。隨著人類社會從舊石器時代過渡到新石器時代,人類的生產方式也由原始采集和狩獵向原始農業過渡。農耕作業的收獲使人們過上了相對穩定的生活,于是,“神農耕而作陶”,產生了制陶的工藝技術。各種形制不同、大小不一的陶器,既有用來裝運飲水、儲存糧食、蒸煮食物的器皿,也有紡輪、彈丸、陶刀、陶環等陶質工具。制陶工藝技術的發明,使處于萌芽階段的手工藝和原始手工藝產業產生了質的飛躍。

新石器時代中期,陶土淘洗工藝技術的發明,燒制技術的改進,出現了“泥質陶”、“細泥陶”和“白陶”等質地較硬的陶器。到了新石器時代晚期,社會生活的豐富和工藝水平的提高,出現了兼實用與審美于一體的彩陶,在質地細膩的紅陶坯上繪有黑、紫、紅、白、灰等色的各種圖案,器形也更加合理、美觀。當快輪制陶的工藝發明之后,陶器的生產水平有了進一步的提高,以蛋殼黑陶為代表的陶器器形更為規整美觀,器壁厚薄均勻。同時,還出現了結構更為復雜,綜合實用功能更強的鬲、甗、斝、鬶等器物。制陶工藝技術的發明與改進,標志著人的創造性在人類的生產活動中可以得到更為完全的發揮,人類不僅能夠通過某種手段改造自然物的形態,而且還可以改變某些自然物的性質。

▲豹紋瓦當,戰國,直徑16厘米,陜西省西安市北郊徐家灣出土,陜西省歷史博物館藏。

秦漢(前221-220)時期,中國進入了封建社會的發展階段,社會生產力的水平有了顯著提高。社會生產力和科學技術的進步,也促進了手工藝產業的大發展,手工藝行業的分工更加專門化。有竹器業、銅器業、素木器業、漆木器業、氈席業、造船業、制車業、制漆業、丹砂業、草藥加工業、喪葬品加工業、珠寶業、金器業、玉器業等,“皆中國人民所喜好,謠俗被服、飲食、奉生、送死之具也”。無論是產品的品種數量,還是制作的水平都比過去有了很大提高。

秦代的生產工具、紡織、青銅器、漆器、陶瓷、玉器等的傳統手工藝門類都很發達,呈現出全面發展的態勢。西漢時期,政府中設立專門的手工藝產業管理機構,從中央到地方對傳統手工藝實行分級管理,采取了多項積極措施,促進了各地區造物活動的發展。紡織是當時重要的手工藝產業生產部門,當時使用的提花織機“用一百二十鑷,六十日成一匹”,絲織物的數量眾多,制作精美;青銅器開始向著日用器具方向發展,傳統的鼎、壺等物繼續生產,又有盤、洗、熨斗、燈、爐、銅鏡等與生活密切相關的新產品問世。漆器的使用范圍逐漸擴大,已有替代青銅器具的趨勢。陶瓷的生產技術也有所創新,釉陶的造型精美,色澤鮮艷,另外,早期的青瓷制造工藝在東漢時期也逐漸成熟。

▲拈燈,漢,陜西省西安市博物院藏。

三國魏晉南北朝(220-581)時期,社會在動蕩中繼續向前發展。北方地區因連年戰爭,政權更迭,民不聊生,人們將自己的精神信仰寄托于濟世慈懷的佛教。在此同時,南方地區的社會發展狀況相對平和,各類傳統手工藝的技術水平在逐漸恢復的過程中得到提高,各種手工生產工具不斷得到完善,從而促進了陶瓷、漆器、染織和金屬等傳統手工藝的普遍發展。在這一時期的日常用品和建筑陳設的裝飾中,與佛教有關的飛天、蓮花等圖案與其他傳統裝飾紋樣一起,得到廣泛地應用。

▲鎏金銀鎖,唐,陜西省西安市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陜西省歷史博物館藏。

進入隋唐(581-907)時期之后,國家強盛,社會繁榮,各項社會事業有了很大的發展。社會生活的多方面的需求,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手工藝產業的進步。唐代宮廷設置專門機構對陶瓷、織染、金銀器等手工藝行業進行管理,有力地促進了傳統手工藝行業的進步,各品種的手工藝制作技術和藝術水平已經相當成熟。民間作坊也隨著城市工商業的發展而逐漸擴大,織錦坊、染坊、紙坊等民間作坊遍布各地城鎮,品種繁多的生活用品與內容豐富的社會生活相得盈彰,有著強烈的時代特色。

▲磁峰窯陶印花碗模,宋,四川省彭州市磁峰窯址出土,四川省博物院藏。

宋朝(960-1279)的建立,結束了五代十國的封建割據局面,同時也為宋代社會文化的發展提供了基本保障,民間社會生活需求的不斷擴大和商品經濟的持續繁華,使當時的手工藝產業也呈現出一派朝氣蓬勃的景象。在當時,傳統的手工藝產業雖然分屬官營和民間兩大體系,但二者各自發展而共同精彩;官營作坊匯集了全國的精工巧匠,產品選材精良,制作講究,精巧華美,代表著時代的最高水平;而遍布各地城鎮的民營作坊和家庭手工業,則滿足了民間社會生活的日用之需。當時社會崇文抑武的風氣,亦在物品的風格特征上留下了印記。宋代的陶瓷、染織、料器等門類的手工藝品,無論是造型風格、還是裝飾紋樣,都以清秀含蓄、富于內涵而區別于前一時期的燦爛輝煌,給人以賞心悅目的審美體驗。生產工具的改良發展,織染刺繡的精美繁盛,料器工藝的創新拓進,文房四寶的完美集成,日用瓷器的典雅高逸,都是這一時期造物藝術發展成就的集中體現。也就是由此時開始,部分手工藝產品逐漸完全脫離實用功能而轉向純粹的玩賞趣味,對后來的手工藝多元發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磁州窯唐僧取經故事瓷枕,元,廣東省博物館藏。是《西游記》小說印行前的唐僧取經故事圖案。

與此同時,在遼(916-1125)、金(1115-1234)、西夏(1038-1227)等少數民族政權管轄區域的手工藝,雖然不同程度地受到漢地影響,但依然保留了粗獷質樸的民族特色。此后,元代政府采取了多種措施來限制民營手工藝作坊的生產和銷售,影響了元代傳統手工藝的均衡發展。但從總體上看,北方地區的手工藝由于受到少數民族觀念意識的影響,其造型風格多雄放灑脫;而南方地區以端莊大氣的元青花為代表的手工藝,繼承了宋代以來的傳統,顯現出清雋典雅、簡潔明朗的風格。之后,元代的手工藝在繼承前一時期傳統的基礎上略有發展,但其產品的功能與造型及其風格多受到北方少數民族的影響。

▲狀元及第屏門花,明末,廣東省博物館藏。

明清時期的手工藝及其產品有著獨特的風格和時代氣息。承自宋代的“巧奪天工”價值取向在傳統手工藝的領域得到進一步的強化,主張“雖由人作,宛如天開”,“精在體宜”,具體表現為“巧法造化,質則人身,文象陰陽”。隨著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手工藝產業內部有了比過去更加細密的專業分工,瓷器、織造、刺繡、金工、髹漆等在社會生活中有著重要作用的傳統手工藝,均在技術和藝術等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形成了空前繁榮的局面。明代市民意識的甦醒,文人對“格物”的倡導與追求,以及西方傳教士帶來的科技知識,都曾不同程度的促進了明代手工藝的發展,而合理、周到、簡約、精湛等的造物標準,則在客觀上促進了相關工藝技術的發展。

▲刻花紫砂茶,清,壺廣東省博物館藏。

中國的傳統手工藝發展到了清代,已是門類齊全、產品豐富的產業,其行業內部有了更為精細的分工,工藝技術的規范也向著條理化、規則化發展。相對獨立的專業分工與條理明晰的工藝規范,為“精益求精”的造物藝術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在清代統治者的倡導下,手工藝人在創作的過程中追求的是技藝上的精巧與熟練,各類物品的結構與造型日趨精致,附著其上的裝飾趨于繁縟,圖案注重寫實的繪畫性。而文人士大夫階層對精致生活的需求,則直接導致了“清玩”發展。清玩的出現,標志著傳統的手工藝產品不再是單純的生活用品,其中的一部分已經開始轉為藝術品。不受拘束的文人士大夫在文字獄的重壓之下,只好把自己的志趣和精力轉移到他處,參與到園林、家具、雕刻、髹漆、陶瓷、服飾以及文房清玩的制作過程中,其雅致的趣味通過手工藝人在器物的結構、造型、裝飾等方面表現出來,因而對清代及后世的手工藝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各種精美的作品不斷涌現,有許多達到了登峰造極的水平。

▲象牙人物故事紋信插,清,傳世,廣東省博物館藏。為當時廣東外銷工藝品。

另外,明清時期的一些優秀的手工藝人在總結行業經驗的基礎上,撰寫出專門的工藝專著,由文人記錄的各式工藝以及與之有關的著作也相繼產生。

傳統手工藝所體現和依托的相關知識體系,主要是通過行為方式或其他非文字記錄方式傳播和傳授的各種知識(如民間社會生活中的各種常識和專門知識),與以文字為媒介的經典知識體系相互映襯,互為補充,共同奠定了中華文明的基礎。傳統手工藝之本體所體現和依托的知識體系,具體涉及到手工藝產品制作過程中的材料、工藝和形態等方面的專門知識與生活常識,以及與之有關的品質、規格、配置和傳說故事等方面的內容。長期以來,為了便于傳統手工藝的傳承和傳播,人們將與之相關的專門知識轉化為具體的制作工藝程式和器物使用的范式、程序、口訣以及傳說故事等,并通過傳統手工藝的父子、師徒、作坊和社會生活等的途徑進行傳承和把握。久而久之,形成了“知者創物,巧者述之,守之世”的狀況,一直延續下來。

自古以來,“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廢一不可”。中國歷史上的傳統手工藝之發展,是在完整地認識和了解自然天成的材料之物理與物性的基礎上進行的。比如石材,對于曾經有過漫長的石器時代經歷的中國人,所擁有的相關知識是豐富和有趣的。所謂“石者,氣之核,土之骨也。大則為巖巖。細則為砂塵。其精為金為玉,其毒為礜為砒。氣之凝也,則結而為丹青;氣之化也,則液而為礬汞。其變也:或自柔而剛,乳鹵成石是也;或自動而靜,草木成石是也;飛走靈含之為石,自有情而之無情也;雷震星隕之為石,自無形而成有形也。大塊資生,鴻鈞爐韛,金石雖若頑物,而自動化無窮焉。”在古代科學技術知識極為有限的情況下,能夠將石之物理及其變化說得如此明晰,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因此在應用的過程中,能夠將不同的石材物盡其用也就不足為奇。

▲高粱(局部),浙江省青田縣,林如奎作,現藏于浙江省青田石雕博物館。

從中國傳統手工藝的角度來看,物理是指自然材料的基本性質,如外形、比重、品相、色澤和結構、強度、成分、密度、含水率、含油率等。因此,在選擇和利用材料時,需要重點考慮外形、比重、品相、色澤等因素;而在加工或合成某種材料時,則需要重點考慮結構、強度、成分、密度、含水率、含油率等因素。物性則來自人對于自然材料的綜合感覺,“物各有性,性各有極”,而“溫涼寒熱,物之性也”,如“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曰稼穡。潤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從革作辛,稼穡作甘”。所以,在制作具體的手工藝產品而選擇材料時,除了需要依據材料的物理進行選擇之外,還必須從多個方面對材料的物性予以考慮。如中國南方常見的樟木,“木大者數抱,肌理細而錯綜有文,宜于雕刻,氣甚芬烈”,于是被人們用來制作存放衣服和書籍的木箱。

▲湖北通山木雕藝人在工作。對工具的選擇,視個人習慣,以順手為好。

手段是指在處置材料的基礎上形成的工藝技術及其規范,這樣的工藝技術及其規范是人們在長期的實踐過程中總結出來的,是在漫長的歷史進程中累積起來的,并且是在人們的社會生活中被反復印證的。在中國古代,傳統手工藝之“百工從事者皆有法,百工為方以矩,為圓以規,直以繩,衡以水,正以懸,無巧工不巧工,皆以此五者為法。”這里的法即法度,也是規范。規范是傳統手工藝在實施過程中的具體工藝技術規程,亦為某一類或某一種傳統手工藝產品的功能要求指標。既要符合材料的自然特質,也要符合工藝技術的制作規律,如同臺灣家具工藝大師葉泰欽所說:“直的要直,平的要平,彎的要順。”歷史上與竹、木、柳、藤、草、棉、革、漆、土、陶、瓷、金、銀、銅、鐵、錫等材質相適應的雕、鏤、刻、削、染、縫、繪、髹、鑄、琢、磨等的工藝,都有與之相適應的具體規范。具體的工藝技術規程是傳統手工藝產品質量的保障,比如“‘刻削之道,鼻莫如大,目莫如小。鼻大可小,小不可大也;目小可大,大不可小也。’舉事亦然,為其不可復也,則事寡敗也。”而具體的傳統手工藝產品的功能要求指標則是其進入社會生活的通行證。

▲江蘇東海水晶。水晶雕刻能夠巧妙利用原料上的色彩進行造型,富有田園情趣。

傳統手工藝的所謂形態,是指傳統手工藝產品的最終表現形式。由形態所體現的中國人的智慧以及審美理想和精神世界的觀念知識,是通過結構與造型和裝飾等的范式與規則來實施的。形態之優劣與多種因素有關,《考工記》提出的“天有時,地有氣,工有巧,材有美。合此四者,然后可以為良”的標準,是符合人們社會生活的實際狀況的。結構是指承擔造型之重力或外力的部分之構造以及形體各部分的搭配和排列。結構的合理與否,與能否滿足器物的功能要求有著直接的關系。造型為傳統手工藝之形態的直接表現,同時,也是一定歷史時期的觀念和精神的物化表現。傳統手工藝產品的器物造型之原型多來源于大自然,是因為“天地有大美”。在自然界中,可作容器的物體形態多以豐富的曲線來構成,所以在傳統手工藝的制作過程中,多以圓作為基本的產品造型語言,無論是陶器,還是漆器,乃至玉器和瓷器,其富有變化的外形曲線,或挺拔,或纏綿,或剛健,或柔弱,就連剛強的青銅彝器之線條也是直中有曲,富有變化,這樣的傳統一直延續至今。而對于裝飾的要求,古人提出了“文質彬彬”的主張,因為“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只有“文”與“質”的自然平衡,才能使功能與審美達到和諧統一。

徐藝乙,南京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委員。長期從事工藝美術研究、傳統物質文化研究、民俗藝術研究和文化遺產研究工作。

(原文刊于《江蘇社會科學》2011年第5期,后收入《手工藝的文化與歷史——與傳統手工藝相關的思考與演講及其他》一書。為了閱讀方便,省略了參考文獻和注釋。)

文章來源:江蘇社會科學    

  

打開微信掃描二維碼      [X]

猴子爱吃香蕉